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明月,清风,我

清风拂面 明月在心 学思齐励 智广德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苏轼《点绛唇·杭州》中有词云:“与谁同坐?明月,清风,我”。苏州园林拙政园中有“与谁同坐轩”一亭,便取自此处。“清风,明月”多为文人雅士所用,名篇佳句亦多有涉及。此处取其为吾之博客所用,并非附庸风雅,无病呻吟,但求其淡薄之境,清澈之感,在这滚滚红尘中留的一方净土,偷得半日浮闲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引用】时代迷局,中国走向与教育改革  

2012-05-16 10:24:17|  分类: 教学设计与感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100多年来,中华民族经历了西学东渐和激烈的社会变革运动,教育也积极寻求变革,引进西学,创新文化,推进普及教育运动;改革开放30年来,在轰轰烈烈的教育发展与改革下,各种传统藩篱仍致使教育显得力不从心,举步维艰。无法言说的大学高考,欲言还休的激烈择校……这其中,有诸多问题需要我们认真厘清,才能让中国教育解除桎梏,搬开绊脚石,轻装上阵,再次出发。

5月11日~12日,由中山大学教育学院、信孚教育集团协办的教育与中国未来30人论坛2012年会在广州中山大学怀士堂召开。参加会议的有:全国人大常委、民进中央副主席、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、中国新基础教育课题组组长、教育学家朱永新、北京理工大学教育科学研究所所长、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,史学家、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雷颐,教育专家、信孚教育集团董事长信力建,浙江大学民办教育研究所所长、教授吴华,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常务副院长、教授文东茅,云南大学高等教育研究院院长、教育学家董云川等三十位知名专家、教授。论坛的主题包括:中国教育势在必改、不得不说的高考:公平还是祸害、大学的校门离未来有多远、教育制度的残缺:农村教育、民办学校、中小学:失败大学的牺牲品、迷局沉思:中国公民教育路在何方。

 

朱永新:中国教育最关键的难点是公平

朱主席认为,关于教育公平问题,重点在于推进教育公平,化解择校等热点问题。以义务教育为例,无论是区域之间、城乡之间、学校之间、群体之间、类型之间发展都是不均衡的。在区域之间教育经费相差就非常大,东部和西部有的省的经费差距不是一倍两倍,最高的到10倍。城乡之间农村教育经费在全国的教育经费占到35%左右,而农村人口就远远超过65%,所以农村和城市的差距也是非常大。学校之间的差距也非常大,尤其是在同一个城市。因此,整个中国教育最关键的难点是公平。80年代开始我们走的一条道路是效率优先、兼顾公平的道路,所有的教育政策、资源配置都是往好学校里配,都是做锦上添花工程,都是做面子工程,而忽略了给最需要的地区配置资源,造成了学校和学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。

现在的教育是政府兼运动员、裁判员一身,政府怎么样从“划桨手”到“舵手”,由直接提供服务,转变为用多种方式和途径满足社会需要,扩大公共服务的能力和改善公共服务的品质,真正建立一个“管、办、评”相对独立的教育机制。我觉得应该建立独立的监督机构,比如说人大,人大本来就是监督政府部门的,或者在政府里面有专门的机构,但最好还是应该独立于政府之外,因为教育行政部门本来是由政府来领导的。

 

杨东平:应取消择校制度,避免招生特权

杨院长认为,关于择校竞争的问题,最为流行的是另外一种现实,是说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教育需求和短缺的优质教育资源的矛盾,因为优质教育资源永远是短缺的,而希望进入这些学校的人越来越多,所以认为这是根本问题。这个还是把学校竞争归为种一种资源的供求关系,或者在公平和效益的角度上理解这个问题,我认为这也是不准确的。只需要一个简单事实判断就可以评价,在中小学的义务教育阶段,我们的学龄儿童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,我们的优质教育资源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,和5年、10年、15年前相比,我们的教育资源是极大地增加,上海、北京这样的学校优质教育资源都占到40%、50%、60%,学龄儿童大幅度减少,只有十几年以前的一半左右,怎么会供求关系越来越紧张了呢?显然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解释。比如一些家长的所谓从众心理,比如虎妈狼爸等等都是伴随着另外一些制度产生的,这就是我们的小升初制度,我们的义务教育入学制度。

事实上情况很明显,制度原因要比外在的所谓社会性原因、文化性原因更为直接、更为重要,这是我们在义务教育阶段人为地制造和不断地加大学校差距,打造了一小批豪华的名牌学校、示范学校、重点学校,由于这种巨大的学校差距造成了家长不得不择校。在义务教育阶段,学校可以大规模地收取择校费,甚至可以不收就近入学和片区入学,2010年以前有很多非常出名的、非常豪华的学校是不收片区生的,百分之百择校。小升初入学政策也已经把义务教育所规定的免费、免试、就近入学这三个原则大幅度地颠覆了,以钱择校是交费生,以权择校是交换生,以优择校特长生,这些概念都是对义务教育免费、免试、就近入学准则是违背的。

 

雷颐:以中国近代史为鉴,教育垄断必须放开

雷教授以中国近代的教会学校为例,总结出几点意见:第一,正是这种非国家的教育代表着历史的潮流,第二,在国家控制的教育体制之外建立了另一套完整的教育体制,为社会转型提供了人才知识,同时也使旧教育制度的废除避免引起更大的震荡。第三,国家可以有自己的教育体系,但是国家没有权力不允许他人办教育,我觉得国家有国家的,其他的人也可以办一套,我们自由竞争。第四,从根本上来说垄断教育是一种知识的垄断,任何人、任何机构都不能有知识的垄断权,对教材应该有自主权,可以有国家颁定的教材,但学校可以有选择权,可以不选你的。第五,只有竞争,教育才有活力,才有多样化。最后就回答我的问题了,为什么教育一直放不开?近代历史说明了,第一,政府并不见得总是正确的,清政府的那一套办教育的方式不废科举就证明他也有可能犯大错误,政府规划得再好也有可能规划错了,每个人都有可能犯错误,应该允许有另一套与国家完全不同的教育体系的存在。第二,这是一个权力的问题,政府无权垄断教育。政府有义务提供最好的教育,提供监督。我觉得从近代史来说,教育就必须放开。很多问题都是由于对教育没放开所引起的。

 

信力建:大学生的培养应与社会需求相挂钩

信总从企业需求的人才培养角度,认为:长期以来,大学扩招接受着种种质疑,大学文凭含金量下降、大学生收入不如农民工等等埋怨纷至沓来,教育已经到了不得不清醒审视的关键时刻。但是,扩招本身是没有错的,错在于不受约束的行政权力和大学教育的固步不前。君不见,从课程设置、教学安排、教案教法、考试形式,到科研指南、项目申报、资源配置,以及教学与科研评估,无一不是行政主宰、权力通吃,已经背离了其“教育与学术为重”的实质性目标。大学生在市场中就业以后,必定会经过大浪淘沙式的人才竞争,并无过多的优势。行政权力的强势干预,让大学活在温室之中只求安于现状不求发展,只求应付不求突破。于是,大学改革停滞所带来的后患只有让大学生自己承担。没有养成独立思考、生活和适应工作需求能力的大学生,褪去了光环,竞争力随之下降,十年寒窗沦落啃老族。

因此,通过自主招生,试水“精英教育”到“大众教育”的转变,便是挽救大学教育。进入知识爆炸时代以后,各种生产方式不断转化,上大学的目的随之转化为:做一个合格的公民,适应这个社会,掌握知识技术迅速适应现代化社会的转型以及生产方式的转型,随之适应各种生活方式与思维模式的转换。不拘泥于文凭,而重在思维养成和技术培养。这就要求高校的专业、课程设置必须与时代发展同步,去虚无化而重实用化,扩宽大学生就业面。而重理工技术的高职学院的率先改革,不失为好办法。而且,相对于美国的三万多个工种,与我国的三千多个工种相比,可培养、可就业领域尚未充分开发,大学专业改革远景可图。

 

吴华:教育改革须依托社会的转型

吴教授一如既往为民办教育呐喊,他说:民办教育的转型将走向保障民办学校平等权力的发展,从现在的歧视性的发展向公平、竞争的发展转型。在这里主要是要保障教师的权力,公办学校的教师所做的事情和民办学校的教师完全一样,为什么你就要有比我更多的权力呢?二,保障学生的权利,我无论是在民办学校还是在公办学校,我的权利并不因此而有所改变。为什么你能得到公共财政的资助,包括其他的多种机会,我就不能呢?第三,保障学校的权利,在这方面,民办学校理应在公办学校同样的办学自主权的基础上,应该有更大的自主权,否则的话它的体制优势是难以充分发挥的。

转型以后,我们还有一个是走向,这个走向我把它叫做走向教育联营。所有的学校全部都学校自主办学,或者通俗地说,今后的教育发展应该是政府出钱,学校办学,当然它的前提是去政治化。没有去政治化,就不可能实现去计划化。教育部为什么要加强控制呢?因为他有政治责任。如果我们转变这种观念,我相信教育部他也不会吃了饭没事儿干,老是要管你们唱歌跳舞。到了这一步,我们所有的学校都作为公平竞争的这样一个办学主体,各自发挥自己的创造性,这个时候才是中国教育的春天,就是形成一个自由办学的这样一种格局。全面地自由办学,全面地开放办学。

 

董云川:中国大学最大的问题就是政府越位

董教授在会上炮轰政府越位,他指出:今天我们的大学第一是一个实然的存在(客观存在),不管你存不存在,它就是这样子的,我们谈到科研的平庸,谈到教学情感的流失,谈到教育运行成本的庞大消耗,我们说这是实然的存在。第二我认为是仿真的体系,就是说我们所有的现代大学里面的概念在中国大学都一一存在,比如说学科、专业、课程、学术研究、博导、博士、教授、院长这样一系列的东西,都是现代大学体系里面有的我们也有,但这是一个仿真的存在,就是说我们拥有这样的符号,但是我们的教学运行、科研运行、行政运行有时候不是完全这样。

从现代大学制度到现在大学制度,大家看,每一个环节从政策到实践,从宏观到微观,这20年我把它梳理出来,我认为要还原现代大学的理想,必须在这所有的层面上有所作为。这是没办法的,你绕不开的槛,它的身份属性、权力分割、功能定位必须得还原,如果不还原我们说多少改革都是无法。

 

讨论中国教育的许多问题,要跳出教育,要在教育之外来看教育。论坛上,专家们畅所欲言,言犹未尽,期待明年再聚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