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明月,清风,我

清风拂面 明月在心 学思齐励 智广德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苏轼《点绛唇·杭州》中有词云:“与谁同坐?明月,清风,我”。苏州园林拙政园中有“与谁同坐轩”一亭,便取自此处。“清风,明月”多为文人雅士所用,名篇佳句亦多有涉及。此处取其为吾之博客所用,并非附庸风雅,无病呻吟,但求其淡薄之境,清澈之感,在这滚滚红尘中留的一方净土,偷得半日浮闲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基尼系数与维稳费用  

2013-01-29 16:04:4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刘洪波《基尼系数与维稳费用》
基尼系数与维稳费用
刘洪波

  已经10年未曾发布的中国基尼系数,在1月18日重新发布了,而且是一次补全,10年的数据一次放出。
  基尼系数用于衡量收入分配的公平程度,0.4以上表示收入差距较大,超过0.6时表示收入悬殊。这是有关基尼系数的基本知识。中国的基尼系数,自2000年公布为0.412,首次突破0.4之后,多年不再公布,直至近日一次“补发”。
  此次国家统计局并未解释为何一次补报,以及补报为何不全,缺少2001年和2002年的数值。不再报告,是否为了淡化收入公平问题?费人琢磨。我们只知道,基尼系数进入“收入差距较大”之后,国家统计局的相关数字就耐人寻味地失踪了。
  现在,基尼系数又回来,这可以说进步,但尤其不可以不反思退步何以发生,毕竟它曾经每年出现,却又在一个总在标称进步的年代里消失。在这个数字满天飞的时代,恰好是一个“不好看”的数据定点消失,证明了进步的有限性。

  数据一经公布,质疑应之而来。在官方数据缺乏之时,有研究机构和学者发布基尼系数,从0.5以上到0.6以上都有。尽管国家统计局说自己的数据甚至比世界银行还要高一些,但舆论反应都表示数值过低,不足以代表收入差距的严重程度。最平和的意见,也只承认近几年基尼系数在下降的趋势,并指出基尼系数总体估计偏低;而最为激进的否定性说法则是,“连童话都不敢这怎写”。一个多年不发布的数据,得此遭际,实属正常。
  怎样理解基尼系数,是另一个问题。事关公平,在中国总是容易激发完全相反的意见,有人将公平理解为绝对的平均,有人将公平理解为效率的敌人。从绝对平均主义出发,差距理所当然地要被消除,手段可以无所不有。绝对的相反主张,认为差距天然合理,不可言大小,贫富只关乎个人能力,人为调整不正义。
  如果绝对平均主义是正确的,那么基尼系数应该等于0,否则就表示不公平。如果绝对蔑视平均主义的态度是可取的,那么基尼系数就是一个纯粹的客观的数据,社会对差距有不平之感,就应该提高社会的认识,哪怕基尼系数变成1,也不能改变差距。

  无论何时,无论在哪个社会,基尼系数既没有等于0,也没有达到1。但是,在平均主义盛行的年代,人们对差别是极为不安的,完全消灭差别也成为一种矢志而前的理想。现在,谁还怀有这样的理想主义吗?客观地说,没有。绝对平均主义,在中国可以说已经不是一种现实的认识倾向。即使主张要更加注重公平的人,也很少人会认同绝对的平均,将个人完全清除出场的无差别化社会,不再能够鼓舞人心。当然,以实现公平为号召,发起极端行为、鼓动极端思潮,并非不会构成危险,这提醒人们越是在公平成为招牌的时候,越是要注意它可能导致的极端化倾向。
  但防范另一种极端也是重要的。个人发展具有绝对的意义,社会公平也不是可有可无。如果公平无需维护,基尼系数只是纯数据,人们就不会因为基尼系数高警示社会安全,评价社会好坏,而应该去劝说大家平静,解释收入不公平应该接受。
  有一种认识很流行,说只要起点公平,规则公平,那么结果自然就公平,不足为虑。固然,我们并没有处在一个起点公平、规则公平的现实中,这可以解释一部分仇富问题。中国也确曾是绝对平均主义大有市场,这也可以解释一部分仇富问题。然而,无论一个社会的历史文化如何,也无论其财富规则是否完善,只要财富结果显示了巨大的不均衡状态,都必然出现社会的不稳定状况。严重的财富不均衡,本身就是一个问题。

  有人说,基尼系数大于0.4,显示差距较大,大于0.5,社会面临危机,这是国际通行的认识,但并不符合中国,中国有更大的弹性。这种说法,与其说是一叶障目,自说自话,不如说是倒因为果,颠倒是非。中国人到底更容易均贫富,还是更容易接受差距?置于现在,可能都是伪问题。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,中国人已经接受非大锅饭的现实;也恰是自此而后,差距并没有显示其形成的合理性。这些,人们几乎无可奈何,但差距不被正视,必然有巨大的危机,这不是“国情”可以避免得了,不是“特色”可以应付过去。
  比较一下基尼系数与维稳费用的关系,将能发现“中国有更大的弹性”只是表象。2000年基尼系数越过0.4的界线,迄今一直在0.47以上运行。就在基尼系数悄然不再公布的时间里,维稳成了一个重要的社会事项,维稳体系越来越完备,维稳费用也急剧增加了。基尼系数上升,社会冲突增加,维稳问题迫切,维稳费用增长。社会在基尼系数上升的状态下还能运行,这不是“弹性”,而恰好是弹性失去。花在维稳上的直接费用、间接费用,由此带来的社会焦虑,官民关系的扭曲,群体之间的紧张,都是惊人的。社会不公平,就需要更多的警卫性劳动投入。收入差距与强力维稳间的关系,证明了基尼系数衡量社会安全的有效,证明了解决收入差距问题的必要。
  收入差距已经成为突出的矛盾,是任矛盾继续发酵,以更大的维稳力度来消耗越来越少的“弹性”,还是促进社会公平,降低基尼系数,缓释紧张关系?选择吧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3-1-23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